• 2009-07-17

    敬告某某人 - [心迹历程]

      今天看了看韩某人的博客,突然顿悟到一件事情:为什么我的某某课得了良。

      其实良是不差,我也没太计较,问题是貌似大部分的人都得了优,而且这学期我中邪似的都没被她点到过名。一个非常喜欢红色革命和红色文学的老师。有一些貌似很好心的人提醒我说“老师说要看最后一道题来区分的。”这最后一道题相当有讲究,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学。”

      我感觉一看到这个题目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奋笔疾书,这实在是我很喜欢的题目于是我就开始自由发挥了,我一直以来都很想说的中国人的文艺载道就是强调思想教化(其实就是政治意义)根本就是舍本逐末,失却了文学性的本真。我还想说(其实在BLOG上说过N次)文笔文采是重要的但不等于流于浮华就是我很头痛的某某后类的漂亮的看不明白它在说什么的……我说的可多了,虽然谈不上字字珠玑,但起码都是真心所想。我就是忘了红色这两个字。

      后来翻了下别人的卷子,基本上都与我们伟大的现当代特别是革命文学同出一辙,鲜明得很。

      所以我现在暂时也心平气和了,尽管当时没少骂两句娘,因为变身成为一个为GPA的走势心惊肉跳丧心病狂的股民,大家也要理解我嘛。

      在这里呆了不过三四天,最大的体会居然是两个字,自由…………当然,这也和身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实习生有关。

      年纪大了,开始不像以前一样喜欢争的脸红脖子粗,你理不理解我,那是你的LEVEL问题,我何苦来哉?搞得自己不痛快。我想做什么,有什么目标,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没有必要一一向你汇报。但是不理解我然后还非要妄加揣摩妄加评论,我还是很不高兴的。

      或许有一说一久了,谁都会倦。当你以为应当深刻了解你的人自以为是的说了一大通狗P不通的话,包括出言讥讽并且异常可笑,你在尝试了N次之后,还有那个心情嘛?

      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自己整天高谈阔论在某某国企,某某银行的同学如何之潇洒如何之优渥,对别人又要冷嘲热讽;说起自己就是不得已的苦衷,别人就是向上爬的势利。卑劣。

      你们谁真心喜欢大学教育?谁都不喜欢,可是很少见到有几个人成绩比我还差。嘴里抨击的越要命的GPA越漂亮,我潇洒的无视它两年,因为接下来不得不,必须需要那个成绩,所以我开始将其视为重中之重,并且绝不掩饰,不像有些人的心口不一。越是P都不懂的思想贫瘠的人越爱高谈阔论。越是心地龌龊的人越爱站在道德制高点看人。越是自卑的一事无成的人越爱贬低别人并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我自认为我需要这些,作为筹码也好,作为棋子也好,我都不会掩饰,而且对于它的分量,我表示敬重。但是我人生的意义和我的目标,大家本来就不是一个领域,说了也等于鸡同鸭讲,不如拉倒。我可有曾对你的选择大放过什么厥词?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里奉劝某某人,希望你好自为之。我是真的很生气,所以我不想理你,而且,我累了。

    分享到:

    评论

  • 和谐之家
  • ……我都在北京呆了一个多星期了
  • 鸡血伟大

    说来你周末要去北京了呀,路上小心。